到山顶去

发布时间:2018-12-03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

  夏日傍晚,我一人独自跑上通往山顶的盘山公路,与此同时:快走的,漫步的,正在走的,倒着走的,走走停停的,跑跑跳跳的;不一而足。当然还有小孩儿,手里拉的,怀里抱的,背上背的,颈上扛的,男女老少,乌泱乌泱,全都往山顶上去。

还有,骑山地车在人群中穿梭,玩童车的哼着喜洋洋灰太狼;热闹非凡。环山公路上狗倒是不少,有大狗,也有小狗,如泰迪、吉娃娃、萨摩耶好不热闹。狗们东嗅嗅、西闻闻,寻找草丛里的鸡骨头;信誓旦旦留着哈喇,欢乐地追逐着夏日的气息。

    当然,空气中更多的是小吃摊的油烟,有烙烧饼的,拌凉面的,炸糖糕的,烤串串的,还有吹糖人的,前面聚了一堆小孩,低着个脑袋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孩子们也会仰起脑袋,看天上扎堆的风筝,有燕子、有蜻蜓、有蜈蚣、有蝙蝠。绳和绳缠到一块,便还有奥特曼大战孙悟空。看着看着,阳光迷了眼。

  

     还有看景的,看路边的雏菊,看叶上的爬虫,看溪流的花瓣,看湖面的涟漪。林尖的鸟群,看天边的红云。

    看着看着,就爬到了半山腰。人少了,草木多了,头上是树,脚下也是树,只有中间一条柏油路。树有很多种,有高的,有矮的,有落叶的,有常青的,有挂果的,有只长叶的;还有独木一根的,还有枝蔓缠绕。人们不关心它们的名字,也叫不上来它们的名字,它们和花一样,都是一个景。

    花就更灿烂了,红黄蓝绿紫,有大开大合的,有含蓄点缀的;有高高在上的,有暗自飘零的;花瓣落在路面上,落在草丛中,落在跑者的肩膀上,也落在女孩的发丝上。

    再向上,草木少了,石头多了,还有碎石、石粉。岩石与岩石聚拢着、倾轧着、互相攀附,互相排斥,一直向里、一直向上。与此同时,路在变窄、变陡,变得蜿蜒,变得不知所往。

    风从中呼啸:

    到山顶去!

    到山顶去!

陶磊

上一篇:浅谈对容积率的几点认识

下一篇:走进小岗村,学习沈浩书记精神